最新地址 zanyilu.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联系邮箱:avse775@gmail.com

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友的荒唐事

女友的荒唐事


女友的荒唐事:62. 拥有梦想只是一种智力31. 有效的管理总是一种随机制宜的,或因情况而异的管理。——哈罗德·孔茨、西里尔·奥唐奈,实现梦想才是一种能力。女友的荒唐事:我大三交的女友叫緲萱,21歲,身高158,體重45kg,身材中等有一點豐腴,肉都集中在肚腩和大腿根上,但懂得用衣著來修飾。奶子也不大,只有B而已,像兩顆小饅頭。


  不過臉蛋生得非常好,有個完美的鵝蛋臉跟水汪汪的大眼睛,臉型是古典美女型,皮膚嫩又白,有好好在保養,出門很有面子。

  交往前覺得她很活潑很好聊,但交往後非常不好相處,很愛面子,對生活懶懶散散,偏公主,性事也常常三催四請才幫忙用手口處理。

  開口呢,都只愛聊自己的事,最喜歡的話題就是她哥哥,三句不離我哥怎樣我哥怎樣,但調侃她兄控她會生氣。

  每次放假回台北家她就會很難聯絡,一天只回一兩次訊息,理由是家人不喜歡她一直滑手機。有一次約了晚上視訊,她卻說哥哥在她房間沒辦法,硬是要取消,我們因此吵架,後來她把哥哥請回了房間,但也跟哥哥起了衝突,她也怪回到我身上。此事無論在哪一方都不愉快收場。

  當天很快完事後,她關燈上床睡了。我也就自己玩自己的遊戲。但一個小時過去,耳機一直傳來雜音,我切出來看一下,發現是女友沒有關掉電腦,視訊還連著,畫面看起來黑蒙蒙但一直有窸窣聲。

  從畫面看過去就是女友的床,床尾對著門口,側面對著鏡頭,女友裹著棉被看起來是正躺著,但門邊有個黑影緩緩往床邊靠過去,沒有開燈無法看清,只能影約辨認是個人。

  「你睡了嗎?」聽得出來是個男生,黑影三步併兩步跨上女友的床緣,彎著腰,雙腳跨過中間的棉被跪在床上,動作模糊不清,看起來是搖醒了睡著的女友。

  「妹,你睡了嗎?」聽起來是女友的哥哥,印象中他大我一兩歲,但很幼稚又宅,不擅長社交,也沒交過女朋友。

  「幹嘛啦?」女友不耐的聲音傳來,已經被吵醒了。

  「我剛剛跟學姊去約會,現在很硬,你趕快幫我弄一下。」女友的哥哥小小聲用氣音說著,但此時麥克風的收音連一點點衣服布料摩擦都聽得一輕二楚。

  「我不要。」女友的聲音比較大:「你自己弄啦。」

  「吼,快點啦,我明天載你去車站啦。」聲音一時靜了下來,只剩女友不耐的吐氣與她哥哥厚重的呼吸聲。

  半響後,女友點開了床頭燈,只見女友的哥哥兩腿跨在她身體兩側,下身往床頭挺進,寬鬆的褲頭頂著帳篷。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女友的哥哥,以往都是在臉書上看到,身高看起來跟我不相上下,也是180左右,一頭亂髮,樣子瘦瘦宅宅的,當下我不知道他要做甚麼,只覺得心中莫名的緊張,我立即按下麥克風的靜音鍵以免發出聲音。

  黃色的燈光照著女友那副完美的臉蛋,一雙月兒彎的眼眸微張,皺著眉,不耐煩的從棉被裡抽出一隻手來,按在了哥哥的褲檔上。

  「我只用手喔。」女友說著,這句話平時也很常對我說,我立刻驚得心跳漏了一拍,腦筋打結,楞楞的看著螢幕上的男女。

  哥哥點點頭,妹妹便伸手從他的褲檔掏出硬挺的棒子,四根修長的手指貼合在肉棒上部,壓緊了哥哥的陽具,像交差一樣隨便的用力上下套弄。女友的哥哥則是一副太久沒打手槍的樣子,爽樣掛在臉上,挺著老二讓妹妹做性服務。

  我一時驚得不知如何是好,從以前我就一直不滿女友與哥哥過度親密,沒想到他們真的有這種亂倫之事。並且從她哥哥說的話聽來,這也肯定不是第一次了,但女友隨便的態度卻讓我有種莫名的優越感。

  來回搓了幾分鐘後我感覺有些異狀,女友的手上下緊握沒有停過,通常這時得適時放鬆力道才不會太快繳械,但女友一直用力擼著哥哥下身的管子,另一隻手也張開,用掌心摩擦棒子前端的冠部。

  「妹,用嘴巴啦。」

  我心想女友肯定不會配合,平時要她用嘴巴總是各種掃興拒絕的。果然女友擺出不情願的臉,用足以令人倒陽的語氣說著:「我.不.要。」

  「乖啦,我明天幫妳洗碗啦,像平常那樣吸就好了。」哥哥邊說,握著妹妹的手繼續上下套弄。

  女友想了一下,說:「你要幫我洗三次碗,而且你要自己動。」

  女友的哥哥秒答:「好好好,快點,嘴巴張開。」完全是精蟲衝腦的狀態。

  女友的臉露出一抹賤賤的笑容,一副「賺到了」的表情。她閉上眼睛張開小嘴,用食指指了指喉嚨深處「啊」的示意哥哥插入,簡直淫蕩到不行。

  因為女友躺平,她哥哥將雙手貼在牆上,下身往前頃一往前,毫不客氣(我心想若是我自然也不會客氣)將肉棒挺入妹妹嘴裡。此時鏡頭就看不那麼清楚了,只能看到女友的小臉貼著哥哥的胯下,哥哥則緊貼著往前衝撞,把妹妹的嘴當成自慰器來用。

  看見這一幕,我不自覺的開始觸摸已經硬挺的小兄弟,我從沒見過女友做出這種淫蕩的挑逗舉動,心中有著憤慨,卻也有像看A片一樣的興奮。

  一會後,女友的哥哥用手架著她的腋下,將她從棉被裡拉了起來靠著牆坐在床上,女友穿著粉色的棉質冬季睡衣,身材可說是完全不可見,和性感一點都沾不上邊。

  他雙手捧著我女友的後腦勺,像搗麻糬一樣用肉棒搗著她的嘴兒,女友則抱著哥哥的大腿來固定角度,水聲隨著肉棒進出「噗嘰噗嘰」的,不知是不是口水從嘴裡流出來,從畫面上當然是看不到的。

  「喔,好舒服,妳用力吸。」

  「嗯?」女友含著肉棒表示不要,接著緩緩吐出來,嘴裏因為真空發出「啵」的一聲。她說:「我說了你要自己來的喔。」,說完又把哥哥的陽具吞入口中,讓哥哥繼續爽。

  「喔...喔好啦,那妳至少要幫我助興,不然要弄很久喔。」

  「你...你想怎樣?」女友遲疑了一下,我知道她真正做愛時其實是半S半M,喜歡被命令,也喜歡被予取予求,淫蕩起來時卻也會挑逗我。

  「給我看小穴。」哥哥大言不慚道,只差沒把口水給滴出來。

  女友聞言抬頭故作思考了一下,一邊用右手捏著褲頭作勢往下拉,讓人看見嫩白的大腿根,一邊出言挑釁道:「你很想看喔?」他哥哥則點頭如搗蒜,興奮的幾乎說不出話。

  女友慵懶地躺下,用手指指指要哥哥跪下,接著將兩隻腳搭在他肩膀上,照著哥哥的意思把褲子連著內褲拉到了膝蓋上,又用另一隻手放在腿間不讓對方看。從女友哥哥的視角八成會看到一團棉褲,而從鏡頭的角度,我只能看到大腿外側與白花花的屁股蛋。

  此時女友的哥哥雄性大發,竟一把拉下妹妹膝蓋上的褲子,扔在床上,另一手激動的擼著管子,想必是已大飽了眼福,而我橫豎是看不見的,只能盯著女友的屁股猛瞧,好像用棉花棒搔癢一樣騷不到癢處。

  女友稍微嚇了一跳,兩條粉腿趕緊夾緊,但一會又順從的打開,讓哥哥恣意觀賞自己的私處。

  「好啦,給你看了,快點喔。」女友邊說邊夾緊雙腿摩擦:「不然被拔(爸)看到他會把你打死。」說著她從床頭抽了幾張衛生紙,遞給哥哥,用一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說:「好了,射吧!」還帶著上揚的語調,好像她有權決定你什麼時候要結束一樣。

  平時女友就很愛做這個令人倒陽的舉動,但我最後都還是會說服她讓我射在她身上,此時我特別緊張,好像看到偵探片結尾要解密一樣忐忑不安又十足興奮。

  「吼,不要啦,又射衛生紙噢。」

  「不然你想射哪裡,射馬桶可以嗎?」女友露出嘲諷的模樣,抓著哥哥的棒子往下壓,讓肉棒自己往上回彈。

  「射胸部可以嗎?」

  「不行,我不想脫衣服。」女友接著說:「但可以射肚子上。」說完她將棉睡衣的往上掀開一些,露出微微隆起的小腹。

  女友的哥哥往前靠近了一些,一隻手抓住妹妹打開的腿,另一手繼續激烈的擼著管子,這跟景象似乎讓我女友有某種成就感,滿足的笑意都掛在臉上,雙腳往兩旁開得更大,讓哥哥能更順利瞄準自己的下身。

  「阿,哈,要來囉。」哥哥的喘息聲被麥克風收得十分清晰,在螢幕另一邊的我聽了其實是覺得挺噁心的。

  「葛格!」女友嬌膩的叫著,比出七的手勢指向自己的下腹,用裝可愛的聲音說:「射在妹妹這裡喔!」另一手則拉著衣服不讓衣擺滑落。

  女友的哥哥抖了兩下老二站了起來,沒多說什麼就拉起褲子下了床,從門口走出,離開了鏡頭,從女友床頭燈的光線也根本沒辦法看見他幾時完工的。

  女友則是裸著下半身下床把門關上,然後走向電腦桌。此時我滿是驚駭,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鏡頭沒關,我心中盤算著好幾個可能發生的狀況,我是該憤怒還是該悲傷,該怒罵她還是聽她解釋。

  女友走了過來,站著時筆電稍微朝下的鏡頭剛好只拍到她赤裸的三角地帶與豐腴的大腿根,視線上全是白濁的濃漿黏附在女友的微微隆起的腹部,白色粘液經過雜亂的黑色陰毛慢慢往下流,女友的小腹被射得一塌糊塗,粘液在兩腿間牽絲,連肚臍都有不少晶亮。

  「幹,射這麼多,一定很爽,臭哥連謝謝都不會講。」女友的聲音因為靠近麥克風而放大,刺激著我的腦神經,視覺上則是女友一條腿跨到桌上,一隻手拿著衛生紙來回擦拭身上黏稠又頑固的精液。

  看著女友處理別的男人的精液,終於讓我也不住繳械,我不得不想到女友給哥哥射得滿肚子精液,自己卻是一個人在房裡射在衛生紙上。

  我為了不讓女友發現,自己掛斷了視訊(也可能是因為聖人模式已經開啟)。女友回到學校也沒有任何異常,我一時找不到理由提這件事,後來也就沒再提了。

  如今想想也許我是害怕提了這件事會導致分手,也可能是不希望提了之後這種事不再發生。果然,後來還是見到更多我不知道究竟是希望發生還是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
  【完】